為了一句話,六個字,還屬於同一個單字,竟然爆文了。

我真的病的不清,還放棄了治療丌口丌。

『禿驢,禿驢,禿驢......』我說,曼姐妳可以不要這麼傲嬌嗎?都萌碎了,我的心。

 

「那你成佛給我看阿,臭禿驢......」躺在小房間內曼邪音又想起了那個令人厭惡的臭禿驢,雖然是她挑釁在先,雖然是他救了她,但是只要一想起他把自己關在這個小房間內,她就氣的牙癢癢的。她還必須要回鬼祭貪魔殿跟地尊回報萬里邊城的戰況,她可沒空在這裡浪費時間阿。

 『南無阿密陀佛,南無阿密陀佛,南無阿密陀佛.....

耳邊傳來的誦經聲一字一句皆不存在她的心思之中,但,不可否認的是被關在一履岩,她的心,平靜許多。至從修羅帝國踏上中原這片土地的那一天起,曼邪音就未曾好好的休息過了,無止盡的戰鬥,就算是三尊之一,總還是有疲倦的時刻,她雖然好強,但畢竟還是個女人。

曼邪音扭頭看著自己已被上藥的傷口,沒想到臭禿驢雖然討厭但醫術還算可以,左手輕輕拂上包裹在傷口上的白紗,他說他叫菩提尊一步禪空是嗎?如果不是他,那她現在還會有機會躺在這裡罵他臭禿驢嗎?雖說佛門子弟都稱慈悲,但她不可能因為被他所救就放棄身為魔的立場,該殺的人她還是一個也不會放過,那麼救魔的他到底是慈悲亦或者是另一種殘忍?用力的搖頭曼邪音想把這些奇怪的念頭甩出腦外,但,怎麼也甩不去那人的面容。

曼邪音,妳是怎麼了?至從被關進一履岩之後就變得很奇怪……。

突然,緊閉的門扉被打開,曼邪音尋著聲音來源看了過去,來的人正是那個纏繞在她腦海裡揮之不去的元兇,一步禪空。「臭禿驢,你來做什麼?」故意忽略他手上端著的藥碗。

一步禪空輕笑一聲走近床邊,把手中藥碗擱在一旁的茶几上「妳還有餘力罵我,證明妳的傷勢好轉很多。」

「哼,闥婆尊還沒有可憐到要禿驢來關心。」只要看到一步禪空那平靜無為的面容,曼邪音就沒來由的感到一股怒氣。

「一步禪空」語氣和眼神雖然冷然,但攙扶曼邪音起身的動作依舊輕柔。

「禿……」驢,未說完的話語埋在一步禪空那冰冷的眼神裡,曼邪音本能似輕喚一聲「一步禪空」比起平靜無為的臉孔她似乎更怕看到他冷淡的神情。

「是」讓曼邪音靠坐在床帷旁,一步禪空恢復了屬於出家人的溫柔眼神。

「你......」曼邪音發現自己竟不自覺的誤入一步禪空的陷阱裡,不禁為之氣結,想再罵禿驢卻不知為何開不了口。

把茶几上的藥碗遞到曼邪音的面前卻發現眼前的人陷入莫名的思緒中,一步禪空笑了「如果施主要一步禪空代勞,那吾也不介意。」

曼邪音回過神臉上一紅「不用!」一把搶過一步禪空手中的湯藥三口並兩口吞,途中還不慎嗆了幾口,把空了的藥碗還給了一步禪空,曼邪音下足客令「你可以滾了!」卻忘了自己身處在一履岩。

眼前的魔在不囂張跋扈的狀態下著實傻的可愛,一步禪空接過藥碗放到一旁的茶几上,讓曼邪音躺回床上「妳就在這裡安心的休養吧,時機一到,吾便會把妳送回魔世。」

離開?!不經意的話語讓曼邪音正視到至一步禪空踏入這個房間以來,自己連一次都未曾提到這兩個字,為什麼?「一步禪空,雖然我是魔,但是也不是忘恩負義的魔,你救過我的命,說吧,我可以替你完成一件事。」是了,一定是她不想欠他,所以才會變得這麼奇怪。

「阿密陀佛,只要施主妳能恢復健康便是對吾最大的回報了。」退至門口一步禪空雙手合十欠身一拜便轉身離開。

「喂,一步禪空!」曼邪音想出聲叫住離去的人,但那人卻未停下腳步。

曼邪音阿曼邪音,至從被一步禪空救了之後,妳就越來越奇怪了,原本就不是什麼有恩必報的魔阿!曼邪音卻沒發現到,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已不再稱呼一步禪空為禿驢了.......。

抱著蕩神滅的屍身走在回魔世的通道上,曼邪音不禁停下腳步回頭看了中原最後一眼,眼神中不是對戰敗的失望,而是另外一種名叫遺憾的情緒。

「怎麼了?」熾閻天接過蕩神滅的屍身問著若有所思的曼邪音,至從在次回歸之後熾閻天就總覺得曼邪音變的有點奇怪,似乎多了一點女人味?三尊在一起這麼久,他卻第一次在曼邪音身上感覺到這氣息,很不習慣。

「沒事,只是突然有種做了一場夢的感覺,現在夢醒了,該回家了。」收時心裡那奇怪的感覺,曼邪音回過身望著離家不遠的通道,卻不知道為什麼踏出的每一步都如此的沉重。

「嗯,走吧,我們回家了。」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熾閻天昂首闊步,一如來時。

「好,回家……」低頭看了自己剛剛打了戀紅梅一巴掌的手心,有時後,人更無情,到底是說給誰聽?是真心替蕩神滅抱不平,還是另外意有所指,漸漸的她已經分不清楚了。

佛說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換得今生的擦肩而過,那麼魔又要修幾世才能換得佛的回眸呢?如果來世,我不在是魔,而你也不在是佛,那麼,我們之間的故事可以改寫嗎?握緊手掌曼邪音似乎有點懂得那日護在戀紅梅身前的蕩神滅是什麼心情了。

她有些許的後悔了,雖然那個女人不配留下任何紀念,但是對蕩神滅來說,就算只是一片衣袖只要能守在她身旁,他也願意吧?「熾閻天,剛剛我是不是過份了,對於戀紅梅……」就算是為蕩神滅抱不平,她似乎也過頭了。

熾閻天拿起手上戀紅梅的髮簪,他懂,三尊在一起久了,不管是蕩神滅還是曼邪音,他都了解他們的心思。

「多謝」曼邪音突然有點羨慕蕩神滅了,因為她什麼也沒有帶回,甚至還把自己的心留在了中原……,如果現在開始修,是否能有機會再次見你一面……一步禪空?

*

未完待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木 的頭像

繼續 我的旅程。

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