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沒寫字了,

最近瑤婷戀真的讓我又愛又瘋的苦追了好幾個月(攤)

然後第一次看鄉土劇就被激出滿地的玻璃心,

我真TMD的活該,誰叫我明知道鄉土劇明明就芭樂到淋漓盡致卻又被帶領到失去理智。

所以只好自立自強的安慰一下自己那顆已經傷痕累累的玻璃心(大哭)

寫在大王PO文之後,

屬於我的瑤婷玻璃心。

 

*

「曉婷,謝謝妳每次都陪我來做復健」江曉婷攙扶著孫建廷走出復健室外,孫建廷雙手緊緊包裹住江曉婷的眼神充滿柔情。

雙手被孫建廷抓住的江曉婷想要抽出來卻在看到孫建廷眼神中的堅定而停下動作「孫總,我說過很多次了,你會受傷都是因為我,你這麼說是打算讓我繼續趕到內疚嗎?」低下的視線是因為無法繼續承受那似曾相識的眼神而逃避著,曾經她和方思瑤也曾經用如此堅定的表情相信著他們一定能夠牽手走到人生的終點,只是為什麼如今熟悉的身影卻已經不在身邊了?江曉婷真的不明白也想不透,究竟是她是做了什麼錯事才讓老天爺如此殘酷的逞罰她?

「曉婷,總算找到妳了!」金佩芳從轉角處走了過來手中拿著一瓶黃色的藥罐子。

江曉婷聽到聲音後把手從孫建廷的手中抽回,轉過身面對著金佩芳「佩佩,妳找我?」

金佩芳因為看到剛才的一幕表情略顯一僵,但是很快的又恢復了笑容「孫總,你也在這裡。」

「是阿,曉婷陪我來做復健」手中的溫度突然消失讓孫建廷不免感到一絲的失落。

「曉婷,聽說妳最近身體有點不舒服,剛好我手上有一瓶藥,所以就拿過來了,妳帶回去之後照著上面的指示服用很快就會好了。」把手中表姐交代的藥品拿給江曉婷金佩芳看了孫建廷一眼「孫總,不好意思,我方便跟曉婷說兩句話嗎?」

孫建廷看了江曉婷一眼後著點了點頭後說道「妳們就好好的聊一下好了,我先回車上了。」拍了拍江曉婷的柔荑後孫建廷拄著拐杖先行離開。

「佩佩,妳找我有事?」拿著藥罐子江曉婷突然好想念方思瑤,這麼貼心的舉動一直以來都是專屬於她的。

金佩芳猶豫的看著江曉婷,雖然表姐有交代自己什麼都不要跟江曉婷說並且希望江曉婷可以找到幸福,只是她真的不忍心看著表姐每次都強忍著自己的悲傷假裝開心的表情「曉婷,或許我說這些些話會刺傷妳,但是......妳是真的放下表姐了嗎?」

也許是猜到了金佩芳想說的話,江曉婷並沒有表現出太大的詫異感,只是失落的轉過身被對著金佩芳「我能不放下嗎?如果我不放下,思瑤會回來嗎?」每次提到方思瑤的名字,江曉婷的心就像是被撕裂般的痛著。

金佩芳雖然看不見江曉婷的表情,但也知道她肯定又在她內心的傷口上灑鹽了,只是為了表姐,她無法不對江曉婷殘忍「那,妳打算跟孫建廷在一起嗎?」

輕輕的嘆了口氣,江曉婷知道該來的還是跑不掉的「我們在不在一起,真的有那麼重要嗎?」江曉婷不曉得為什麼身邊最親的人一個個的總是把這件事情看得如此的重要,每一次只要有人提起這件事就像是在傷口上灑鹽般的讓她痛不欲生,子奇是,佩佩也是。「你們一個個都要我面對現實,接受思瑤有可能永遠不會再回來的事實,卻又總是在我以為我可以放下的那一個瞬間給了我一個思瑤有可能還活著的希望,但是,希望總是飄緲的,我一次次的從希望中被打醒,就像是從天堂掉到地獄般的可怕,希望不可怕,恐怖的是一次又一次的面對著希望破滅,沒有什麼比這還要殘忍,妳知道嗎?」江曉婷轉過身看著金佩芳,一字一句都像是從心底傳出的無聲吶喊,是那樣的淒涼,是那樣的悲慘。

「曉婷......」其實表姐還活著,無法說出口的安慰,金佩芳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江曉婷痛苦。

抬起頭似乎是要讓眼淚不在掉下去般,江曉婷有一種近乎放棄的感嘆「也許,我是該學會接受現實了,畢竟孫總為我犧牲了這麼多,我實在是不應該再傷害他了。」定了定心神江曉婷悲戚的微笑著「佩佩,不好意思,我不能讓孫總等我等太久,先走了。」像是逃避般江曉婷丟下這一句話頭也不回的走了。

「曉婷......」金佩芳無言的看著江曉婷的背影,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可以幫助表姐和她......

這一刻就愛出熱度在彼此懷裡 燒到體無完膚 就算痛醒剩下煙霧也記得 這場華麗的殘酷】

 江曉婷離開後,方思瑤慢慢的從轉角走出『搭搭搭』導盲杖發出的巨大聲響一聲一聲打在方思瑤的心中不斷的提醒著自己,她現在看不到的殘忍事實,而且這事實還是一輩子的『曉婷,對不起,我一開始就不應該回來,是我太自私太想念妳和小公主、小王子了,所以以為只要能夠待著同一個城市知道妳過的好,那就好了,沒想到會因此害的妳現在如此的痛苦。不過我相信妳應該很快就可以從失去我的痛苦中站了起來的,然後妳會得到屬於妳的幸福的,孫總是個好人,而且他又那麼的喜歡妳,妳一定會幸福的......』無聲的眼淚是最痛的割捨也是最深的祝福......

【就算是玩火自焚 也是 最浪漫的事故......】

 

 

 秀蘭瑪雅的體無完膚真的完全就是在寫瑤婷啊(吶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木 的頭像

繼續 我的旅程。

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